偶然在網路上的二手書看到有人拍賣自己二十幾年前出版的詩集《人間》,有照片,也有當年贈書給友人在扉頁的簽名。原子筆的藍色字跡很端正寫著:「慧玲惠存」落款日期是「76.11.9」。屈指一算已經過了二十三年又兩個月。如果我寫的詩,是我的兒子,現在他應該已經大學畢業了才對。照片有版權頁,註明「定價新台幣八十元」,網路的拍賣根據2011年1月5日下午六點的競價紀錄是:「結標價:819元,茉莉二手書店謝謝您的愛心^^ 」。

已經不記得「慧玲」到底是誰,當然也記不起此人的形容。這個二手書的網站有署名「蠹魚頭」的評註,對於每一本拍賣的書,做一些介紹。下面是蠹魚頭先生對我「兒子」的評語:


蠹魚頭評註:「天洛」是筆名,本名叫「蔡宏明」。文學界的人對他或者不熟,文化界對他當有耳聞;藝術界裡,則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從1980年代活躍至今的藝評人、策展人。

天洛是台灣嘉義人,1954年生。初中便開始寫詩,高中時,結識同為嘉義人的渡也,也認識了一大群詩友,從此瘋魔似地大量閱讀詩作、詩論,一邊準備聯考,一邊創作發洩。一心兩用的結果,大學聯考成績不佳,苦讀一年,重考進入台灣大學,讀的是農業工程,卻活躍於電影、文藝社團,乃與苦苓、楊澤、羅智成、詹宏志、廖咸浩等人創辦了「台大現代詩社」,並積極參與、投稿校外詩社。

《人間》是他的第一本詩集,語言洗鍊,意象流動,饒富電影運境敘事之趣味,論才情,絕不在楊澤、羅智成之下,但對於詩的功能,他卻很有保留,「想到近來憂時愛國之士常大力呼籲『詩人』應關心現實,負起為這個時代的群眾發言的責任,更難免心生惶恐。事實上,我很希望自己只是一個喜歡詩的『寫詩人』,而不是『詩人』。」此書出版,恰當「現代詩論戰」「鄉土文學論戰」之後,敢於如此平實以待「詩」者,顯然我心如秤,自有其識。

天洛後來成為《雄獅美術》主編,走入藝術評論的世界。但他還寫詩,只是不多,也不再出版,可謂惜詩如金矣。此本為其題贈友人,偶然流落書肆者,才氣逼人之詩,難得之書也。

 

蠹魚頭先生的評語,讓我折服。誠如所言,我對文學界已然是「古人」。至於為藝術界策展,其實也已經隨緣,倒是關注、延伸到白色恐怖文史的研究與策展。最近幾年參與不少火燒島新生訓導處、景美看守所的展示工作。從文章來看,蠹魚頭先生應屬行內人,對我的文學觀、藝術觀多所瞭解,評論也頗中的(ㄓㄨㄥˋ ㄉㄧˋ)。(當然「饒富電影運境敘事之趣味」一句,注音輸入法把「運鏡」誤植為「運境」,卻不失評論力道,令我折服)

在網路上遇見自己失散多年的骨肉,很奇妙的一種感覺!

蠹魚頭先生評註,有興趣的可到「茉莉二手書店」的「珍品拍賣」瀏覽(兒子被賣掉很可惜,可是卻被列為「珍品」…哈!是「珍品」呢!)。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