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傳承織布手藝Samalun還能嚼檳榔

文/蔡宏明

【2016年9月19日按】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魯凱族人瑞彭玉梅高齡115歲,由於身體漸漸老化衰弱,於2016年9月10日晚上10點40分,在睡夢中安詳辭世。謹致上遙念哀思。

【前言】2011年6月12日透過綽號大黑熊的魯凱族青年採訪幾位魯凱族人瑞,當天我們跑了幾個部落,抵達青葉部落時,已經接近黃昏。Samalun的家人很熱情地和我們聊部落和老人家的故事。那時Samalun已經109歲,由最疼愛的么孫女彭秀玲在照顧。彭小姐說,不曉得Samalun是否有心情接受採訪、拍照。她低聲地告訴她母親說,林青霞正好在洗澡,等一下好了。她跟我解釋,林青霞就是Samalun。聽她這麼說,我覺得好好奇。過了十幾分鐘,Samalun出來和我們見面,她只用族語談話,幸好有彭秀玲翻譯。彭小姐曾經出外工作,她的翻譯,遣辭用句很到位,讓我更能體會Samalun的不凡。

彭玉梅P1080913  
圖片說明:漢名彭玉梅的Samalun,已經109歲,她手掌背的刺青,刺著只有魯凱族貴族才有的圖案。她的外孫女覺得她永遠不老,為她取了綽號「林青霞」。(攝影/蔡宏明)

魯凱族的Samalun是屏東年紀最高的人瑞,已經109歲了,頭髮依然烏黑,只參雜幾絲銀白,身體十分硬朗。她最疼愛的外孫女很調皮,覺得奶奶永遠那麼漂亮,彷彿永遠不老,就為她取了綽號「林青霞」。家人私底下都這樣叫著老人家,連記者來採訪時,也稱她「林青霞」。

Samalun漢名彭玉梅,1902年(民國前9年)出生,目前住在青葉部落。她的家族是佳暮部落貴族,日治時期,她的丈夫和兄弟認為部落地處深山環境不好,向日本政府申請,帶領族人遷到這片肥沃的土地。現在的青葉,住著其他部落遷來的族人,也有排灣族雜居,已發展成新的模範社區。但在Samalun心中,佳暮部落是她永遠的故鄉。

她是魯凱族傳統編織藝術的人間國寶,部落裡會織布的族人幾乎都從她傳承手藝。她對於美感十分敏銳,織布的編花、挑線、配色,極為精緻。她也用竹片、籐片、麻繩、毛線、貝殼等材質製作一些手編物件,像隨身網袋、背嬰兒的背袋、飾品等。魯凱族的織布手藝原本傳女不傳子,可是她的孫子彭春林從小看她編織,耳濡目染,也習得一手好技藝,在水門街上開了一間舖子展售編織作品。

彭玉梅-P1080925
圖片說明:Samalun拿著她親手編織的袋子。她對於美感十分敏銳,織布的編花、挑線、配色,極為精緻。(攝影/蔡宏明)

她的手掌掌背紋了魯凱族圖騰,三條帶狀紋飾平行分佈在掌背,手指第一節骨隆起處有十字紋,每根手指則滿布紋樣,顯示了她貴族的地位(一般婦女只紋掌背,不紋手指)。以前魯凱族少女到了十二、三歲,就要在掌背作第一次紋手,到了二十歲左右,如果是「完整的女人」(未發生過男女關係,也要會織布),才能作第二次手紋。Samalun十二歲進行第一次紋手,她的父親準備了珠子、布匹、做為刺青的酬禮。剛做完刺青,手都腫起來了,連吃飯都要別人餵食。紋過手之後,開始有別的家庭送來禮物,表示追求。到了二十歲,第二次紋手更為慎重,家裡還準備烤乳豬等食物,宴請族人。兩次紋手後,表示女子已經可以出嫁,也就有人來求婚。

彭玉梅P1080918
圖片說明:Samalun和她的媳婦、孫子。(攝影/蔡宏明)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吳林阿却五代同堂享天倫

文/蔡宏明

吳林阿却是1909年(民前二年)生的,用台灣人的算法已經103歲。她活過日本人統治、戰爭、國民政府來台、戰後從窮困走向繁榮的每一個年代。她是典型的台灣傳統農家婦女:順天認命,像田埂間生命力旺盛的草本植物,堅忍而平凡地努力生活。日昇日落,冬去春來,她為務農的丈夫煮飯、養兒育女、幫忙農務,等子女成年了,為他們嫁娶,傳宗接代,繁衍子孫。
吳林阿卻04-1

圖片說明:103歲的吳林阿卻還能單憑左眼穿針引線,訪客相機鏡頭還沒對好焦,沾著口水的線頭已經穿過狹小的針孔。(攝影/蔡宏明)

她經常和子女談起她年輕的「日本時代」窮困的生活,五歲死了父親,九歲死了母親,孤苦伶仃的她只能投靠親戚,一家住過一家,直到出嫁的大姊得到婆家的同意,將她收留。她很認命也很乖巧,十歲左右就學會分擔農家的工作,有長輩出去拾材,身材瘦小的她也能挑起沈重的材薪,鄰居看到了一邊稱讚,一邊不捨。

快二十歲她才從壯圍嫁到辛仔罕(今天的宜蘭新生里)吳家,丈夫吳金枝也是老實的莊稼漢,夫妻鶼鰈情深,生下了五男五女。轉眼間,過了七十幾年,共繁衍子孫190人。如今她和子孫五代同堂住在宜蘭七張仔,兒子們合建的兩層樓透天厝,五棟連在一起,輪流奉養,同享天倫之樂。
吳林阿卻01-1

圖片說明:吳林阿卻和子孫五代同堂,住在宜蘭七張仔。兒子們合建的兩層樓透天厝,五棟連在一起,輪流奉養,同享天倫之樂。(攝影/蔡宏明)

37歲那年,吳林阿却站在自家門口,看著男人們整理門前稻埕邊界的觀音竹圍籬,突然覺得右眼不舒服,不到一天右眼開始像針刺般疼痛。家人帶她去看醫生,疼痛依然,病情反而加劇,發炎的眼珠子幾乎要掉下來。後來家人扶乩問神,神明說是整理圍籬時,沒看時辰又沒擲茭請示,犯了沖煞。經過乩童畫符安宅,眼疾終於痊癒,但從此吳林阿却右眼就失明了。到了老年,眼球萎縮,遂凹了一個陷。

雖然僅剩一隻眼睛,吳林阿却照舊操持家務,毫不假手他人。為家人縫補衣褲時,也能輕易穿針引線。即使到了103歲,她的左眼視力還是很好,很高興地為訪客演示絕活。訪客相機鏡頭還沒對好焦,沾著口水的線頭已經穿過狹小的針孔,令人驚異。

她的生命力很旺盛,不曾有過大的病痛。偶而感冒,兒子要帶她去看醫生,她總說自己很好,沒什麼大不了。拗不過子女的請求,去看醫生,只要打一針鹽水針,身體很快就復原。

兒女成年,生活改善以後,總要買些零食孝敬她,問她想吃什麼,她總是說,吃得下米飯最好。已經103歲的她,住在二樓,每天爬上爬下,當成運動。一天三餐吃稍稠的米粥,特別喜歡配佐蒜清蒸皇帝魚、醃蘿蔔乾、豆腐乳。喜歡重口味,媳婦煮菜時少放了鹽,她會講話。媳婦勸說,應該少吃鹽。她反駁,說她還不是這樣活到一百歲!

時序要跨入2011年(民國100年)時,宜蘭市舉辦「宜蘭久久、活力勁百」跨年活動,吳林阿却應邀與許多不認識的年輕歌手同台,她成為活動的代言人,在記者會中開心地講話。長命百歲的她,原本可能默默平凡過一生,一定沒想過,有一天地方父母官會登門拜訪,媒體記者尾隨採訪,絡繹於途。健康、長壽,為她原本平靜的生活帶來一些輕微的騷動,也綻開歡樂的花朵。

【後記】本文為2011年4月22日於宜蘭市七張路採訪吳林阿卻後所寫。採訪前幾個月,老人家在家曾經不慎跌倒,腰骨還沒康復,無法在椅子上久坐,但精神還不錯;只是攝影家劉振祥為她拍照時,需要她兒子幫忙扶起坐在沙發椅。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瑞陳何蘇的感人故事

文/蔡宏明

陳何蘇每天天還沒亮,就自己一個人到住家附近的國小運動,繞著三百米的操場跑道行走。雖然已經101歲,走起路來還十分健朗,腰身挺著直直,兩手在腰間來回自然擺動,每一個跨步都很輕鬆。操場走完六圈,才慢下來活動一下筋骨。經常運動完回家,兒媳、孫子和小曾孫都還在睡夢當中。陳何蘇00

圖片說明:陳何蘇前大輩子一直勞動,擁有健康的身體,一點都不像已經超過一百歲。(攝影/蔡宏明)

陳何蘇是嘉義竹崎坑仔坪人,24歲嫁到竹崎街仔,夫家在市場賣糕粿。他們的紅龜粿、發糕、麻糬,有各種口味,不但在市場零售,也批發到附近村落,甚至遠在「內山」的奮起湖、阿里山都每天有人來批貨。陳何蘇很勤勞,每天準備食材,浸米、磨米、做粿粹,天未亮就起來蒸煮各式糕粿。早上從開市忙到過午打烊,下午還要去撿拾柴火,總是沒有休息。陳何蘇04-1 
圖片說明:2011年曾經獲得中壢市模範母親的陳何蘇,是獲此榮譽的最高齡阿嬷,她有些靦腆。(攝影/蔡宏明)

戰後,她的么兒自營一家簡易紙廠,專做拜拜用的「土紙」,家裡就不再以糕粿營生。那時沒有機械烘乾機,紙都靠太陽曬乾。在農舍前空地,或溪流堤岸上曬紙,一手抱著約20斤剛做好的濕透的紙,另一隻手挑起其中一張,彎腰鋪在地上,稍做移動,再挑一張披排,等紙在太陽底下曬乾了,再一張張撿起來落成一落落。一天要曬好幾百斤的紙,陳何蘇回憶這些工作:「真的很辛苦,天未亮開始鋪紙,一次曬要曬一兩分地那麼廣,曬好要撿,身體不停彎下、立起,很容易閃到腰」。

陳何蘇06-3

圖片說明:陳何蘇每天早晨都會到附近小學的運動場運動,走路健步如飛。(攝影/蔡宏明)

她的健康好像是天生的。日治時代,她的二女兒才剛學會爬行,曾去參加健康寶寶比賽,拿到第一名。當年不時興喝牛奶,嬰兒喝的是母奶,陳何蘇因而成為「健康媽媽」,得到很多布匹的獎賞。她的奶水很豐足,曾當過很多人家的奶媽。

陳何蘇很孝順婆婆,竹崎人都稱她是「有孝媳婦」。她也十分熱心助人,街坊鄰居有婚喪喜慶,一定找她幫忙,她熟悉舊禮儀,親手幫喪家縫製各種麻衣喪服。有一次,搬到高雄定居的「老厝邊」家裡有喪,還專程回來請她到高雄幫忙。

有一位曬紙的老朋友,患了絕症,她每天到嘉義的醫院幫忙照顧。後來朋友在家裡往生,還沒入殮,亡者太太晚上不敢一人「守鋪」,陳何蘇就陪她睡在大體旁邊過夜。另外一個朋友往生了,唯一的兒子剛好在部隊當兵,沒人「拜飯」,她可以每天為亡者供上菜飯,直到那位兒子回家。這樣助人,這一代的人做不到,也很難想像。

十幾年前,陳何蘇搬到桃園和么兒同住。她已經很習慣,也愛上桃園的山山水水,經常利用假日出遊。超過百歲,滿月圓的山徑步道,還可以健步如飛。她說,她照顧過很多患重症的朋友,每一個臨終前都感念她的照顧,而祝她長命百歲,所以她能有福報……。

【後記】2011年5月31日在中壢市興仁路採訪101歲的陳何蘇。聽她說,年輕時和丈夫曾在竹崎市場賣粿。我問她認不認識一位游姓魚販,那是我父親魚販生意的朋友,她說很熟。這段因緣讓我倍感親切。

陳何蘇05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張范鏬妹樂觀活過102歲

文/蔡宏明

客家阿媽張范鏬妹,有個昔日客家女子常見的名字。「鏬妹」的「鏬」音同「夏」,意思是「夠了」,也就是說「女孩已經夠多了」,隱含著對於男丁勞動力的期待,也反映了農業時代養兒育女的觀念。可是張范鏬妹得到蒼天的眷顧,一生幸福,已經活過102歲,繁衍子孫五代,超過一百人。
Z張范鏬妹00 
圖片說明:張范鏬妹自己打理生活起居,還整理佛堂、客廳、廚房。(攝影/蔡宏明)

1909年(民國前2年)出生的張范鏬妹是新竹湖口長嶺村人,七十八歲搬到桃園郊區和兒子同住,成為桃園人已經二十幾年。老人家有點內向,陌生客人來訪,她只靜靜坐在一旁。慈眉善目、方臉大耳,十足的長壽吉相。銀白的頭髮,罩著一頂細線髮罩,讓髮絲貼緊,乾淨俐落。
Z張范鏬妹01
圖片說明:102歲的張范鏬妹慈眉善目、方臉大耳,十足長壽吉相。(攝影/蔡宏明)

老人家有著客家人勤儉、愛整潔的好習慣。剛搬到這裡時,住家四周還沒蓋房子,她在空地裡闢了一塊小菜圃,種些季節性的蔬菜,享受故鄉農家的樂趣,也為家裡省下菜錢。她的身體還十分硬朗,不但自己把生活起居打理妥當,每天還幫忙整理客廳、廚房,她經常膜拜的佛堂供桌,也擦拭得一塵不染。
她也自己洗衣服,縫補衣服。洗衣服不用洗衣機,只用手洗。縫衣服自己穿針引線,不需要帶老花眼鏡。有一次女兒買了一件套頭的衣服送她,她嫌套頭不容易穿,就自己動手把前面剪開,改成對襟樣式,開了鈕釦洞,還一針一線,把鈕釦洞的布邊縫得密實,簡直就是裁縫師精巧的手藝。

老人家很會養生,年輕時特別喜歡黑木耳燉排骨,用黑木耳和排骨(小排)用水燉煮到爛,吃排骨也喝湯。根據現代中醫的說法,黑木耳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鈣,有益氣、和血、強心的功效。
Z張范鏬妹03
圖片說明:張范鏬妹每天出門一定先拜廳堂供奉的觀世音菩薩,祈求神明保佑平安。(攝影/蔡宏明)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慕鶴戰亂年時的豁達人生

文/蔡宏明

趙慕鶴92歲空大畢業、93歲當醫院志工、97歲拿到碩士、99歲開始學電腦,更絕的是會一手幾乎失傳的「鳥蟲體」書法。他笑容燦爛,目光流露豁達的智慧,走過戰亂的年代,隨遇而安,從未停止學習。

趙慕鶴1911年出生於山東金鄉縣。七歲讀私塾,十八歲入學,後來讀簡易師範,又考取師範學校。抗戰期間,離家到安徽阜陽第一聯合中學服務,勝利後又就讀私立震華文學院。趙慕鶴9

圖片說明:趙慕鶴以他擅長的「鳥蟲體」書法,為「萬像」攝影展活動題字。(攝影/蔡宏明)

民國37年趙慕鶴家為躲避戰亂,開始逃難,他不停地往南逃,逃到金門。1951年,他騙過了碼頭的衛兵,爬上停在金門料羅灣的一艘船,躲在船艙,隨著移防的裝甲兵部隊到台灣。當船抵達基隆,他沒有證件,下不了船。那天剛好裝甲兵司令蔣緯國的夫人登船勞軍,帶了一群軍眷和康樂隊成員,都沒配戴證件,每人拿著一支小國旗。他向其中一人騙得一支國旗,混在勞軍隊伍裡下船,終於踏上台灣土地上。

偷渡到台灣的趙慕鶴,躲躲藏藏,當過農忙僱工、小店洗碗工、學校臨時工友,最後冒名頂替失蹤的阿兵哥,在部隊安身。過了四年,國軍改制整編,他申請屆齡退伍,用退伍證換了身份證,再去法院自訴偽造文書,把名字改回來,從此「趙慕鶴」才又活了過來。

恢復身份以後,他通過普考,輾轉到高雄師範學院服務。曾經有人告訴他,可安排教育廳第二科職務,幾年後就能外放當中學校長。他婉拒了,他沒奢望功成名就,說:「逃難,能夠活下來就不錯了」。他工作盡責,得到校長的賞識。1977退休後,又被延攬為營建監工,直到八十歲才真正退下來。
趙慕鶴10

圖片說明:趙慕鶴目前自己一個人住在高雄師範大學的宿舍。(攝影/蔡宏明)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