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後《人間》詩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1 Wed 2013 22:45
  • 置頂 不屈

nelson-mandela-prison_M2zDX_600x0

2009年Morgan Freeman主演的「Invictus」,描寫曼德拉(Nelson Mandela)故事,電影開頭引用了19世紀英國詩人William Ernest Henley的詩作「Invictus」,這首詩的情境正好是曼德拉獄中的精神寫照,很令我感動。當時看完電影回家,我試著漢譯,前幾天令人崇敬的曼德拉辭世,我從電腦檔案中找出這首詩,讀了一下,又重新改譯:

【不屈】
原詩╱威廉‧恩斯特‧亨利
漢譯╱天洛

暗夜籠身外
八荒闃幽冥
感恩蒼天賜
不屈正氣魂

身困失據地
無畏靜沈吟
命舛棍棒下
頭破身不屈

悲憤忘血淚
驚怖暗羅織
歲月侵威嚇
無懼明丹青

何論牢門窄
罪辭任枉加
休咎盡在我
一息御神駕
      --2013年12月9日重譯



原詩及2010年1月5日漢譯稿如下:
【不屈不撓】
原詩╱威廉‧恩斯特‧亨利
中譯╱天洛

透過籠罩我的黯夜,
玄黑,一如深邃無邊的地獄。
感謝諸神的恩賜,
我這不屈不撓的靈魂。

身陷失據的境遇,
我不畏縮,也不嚎叫。
承受棍棒的打擊,
血流滿面,我依然挺立。

在悲憤和眼淚的所在之外,
恐怖陰影幢幢逼來。
但長年的威嚇,
審判終會判明我的無懼。

不論牢門多窄,
不論以什麼罪名懲罰。
我是自己命運的主人,
我是自己靈魂的統帥。
       --2010年1月5日譯



原詩
Invictus
William Ernest Henley (1875)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圖片取材自:https://thehousenews.com/politics/%E8%B5%B0%E9%81%8E%E5%85%89%E8%BC%9D%E6%AD%B2%E6%9C%88-%E6%9B%BC%E5%BE%B7%E6%8B%89%E7%97%85%E9%80%9D/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招提寺  

車行向西,山雲遊過窗鏡
緩緩,吸盡遠峰的餘白
過去是奈良五條町,左側
裱貼巴士減速的風景
再過去,在過去便是
平城京右京五條二坊

雨聲(我彷彿看見
   石板路碎步迎客的步履
   撩起裙裾的和服
   油紙傘濺著雨珠,說
   いらしゃいませ!)
雨聲嘩然敲打
灰黯的廡殿
廊簷定定垂掛幕簾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r 14 Sun 2010 00:48
  • 佳哉

   若冇燦爛的花蕊,啥物叫春天?
   是天光乎我知影美夢的滋味。
   鳥聲漱動的雙溪的黯瞑,
   粉紅月色定定掛在樓窗邊。
   若冇結穗的稻田,啥物叫秋天?
   是黃昏乎咱牽手心纏綿。
   相愛二人變四人,
   鬥陣十載若一工。
   想著年歲日頭時,佳哉有你
   飲水麼真甜!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
         賀 燦光漱月結褵二十年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急馳的公路
自谷底緩緩昇起
在叢樹疑慮的神色間
向我們承上
一湖寧靜的山影

風,終於轉弱
微微吹散雲絲慵懶的形跡
彷彿在水面
為卸妝的天空洗拭
長年粉墨的勞累

此刻,你該能了解
晴陽的心情,或者
雲天為山林獨釀
一季春雨的秘密
萬千弱水,只因為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4 Sun 2010 00:44

是非對錯全在線上
關於筆的練習
讀者可以自備白紙
畫井字或打方格
不必鉛垂
不必規矩
精氣神務必凝聚
切莫缺一

試試筆尖的力量
‧‧‧‧‧
柳公權唐故左街
玄秘塔可長可短
先從井心破局
交互換氣
輪流運筆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密約
你曾說過:我們在春天重逢吧,在那熟悉的樹蔭下,在青苔佔領的隱密處。
時間,最好選在清晨,空氣中浮游著等待的殘霧,
陽光在心中亮爍,驚起鳥雀,再唱那首和韻的歌。


2.旅店
我沒忘記,夏天,喔,煩躁的悶熱——但你依然相信那個不曾踐約的女子。
我們到異國的都會,下榻一座名字叫假期的旅店,
我審視浴鏡中秘密的吻痕,流淚睡去,在夢裡等候故鄉雷雨的午後。


3.禁臠
於是他起身,為我編理凌亂的月光。
我知道你也睡在海島,浪聲拍擊暗夜的夢中。
舊日的慾望隨我流浪,我隨他落籍異邦——
除了疲憊的輪迴,他什麼也沒有察覺。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4 Sun 2010 00:40
  • 故事

1.淡粧
為何海潮退了這麼遠,這麼久?
彷彿經歷三世,我聽見浪聲,只能在北國的礁岩間低盪。
辦公室的冷氣這般無聊,持續著無止休的青寒色調。
端淑的上班服,天天我挽起長垂的柔情,又有誰相信?
堅強冷靜的淡粧,時刻潛伏著一頭不安不安的,水獸……


2.流火
我常回想涉水的午後,我們攜手繞過淺礁,來到迎風的暗岬。
嗯,嗜魚的獸也緊隨在後,陪我一起撲打無星的流火。
我很喜歡你翻弄長髮的神情,水草的漂動,還有,慢慢浸入水中,
體溫澆淋夜涼所發出的,撩人的音響。

 

3.泳姿
魚汛來臨之前,我頷首檢視情緒的巨網。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不幸巧合齊來報到
青藍上衣邂逅橙黃的草地
風是另一種難言的
苦楚,甚至不願
透露身世

2.
「有時我被迫,被迫必須
費心思索漂泊的理由
飛塵大千唯有一件,或者
有人說那是天空的上衣
卻又不是……」

鳥族經常穿透
透明的心
掠走往事,然後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禁地西南入境
月光巡守荷池
偶而泛動銀白的水聲
此刻,花神都已入夢
入夢悄悄,悄悄乘風潛行

乘風潛行,側臉
緊貼舒展溫柔的胸襟
且,傾聽水面裙葉翻動的私情
暗香浮游的秘徑

不要出聲驚醒睡夢的精靈
風裏重疊萬千荷影
輕輕撫弄水月的花徑
幽暗中魚躍蛙鳴,彷彿
你已委身水神永遠的臠禁

——1985年3月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又要出航,離開你生命之港
堤外的海岬像來時般靜默
看我迎著時間的潮水起落
不帶表情,更別說眷戀或悔恨
一如無數進出港口的浪聲

不必問我航期
沒有獨靠單舟之港,自然沒有
沒有靜泊一岸的船,人世浮海
多少潮汐多少晨曦多少暮靄

你是曾迎我納我,你也可以
等待所有漂洋的訊息
當港景逐漸在我眼中沈沒
不必遣使海鳥為我領航
渺茫中我將抵達另一生命之港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瓷瓶竹皿從來不是
我理想的花器,只有世界
天象演排日照影移的胸臆
也許才適於安插生命,裝飾
萬般緣會的姿態

折枝只為佈置青春
剪裁歡笑與愁苦保持平衡
讓時間枯萎
直到幹莖蔓成永恆的記憶

這絕非池坊或草月
分手之後,你就不必
在季節反芻的故事中思量
究竟花道派分幾屬
究竟我的愛情等屬何流

——1983年8月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一定要學習冷酷
象降低體溫的弱水
逐漸從表層凝固
向中心保持相同的溫度
學習堅強與孤獨

風起,讓風滑過
沒有表情沒有波紋的帷幕
八荒儘讓風聲吹掠
勤補破網的蜘蛛

水淚世事艱苦
默默忍受純質的反芻
降溫抑制沸騰的憤怒
弱水三千歸流無處
只好偽裝淡漠學冷酷

——1984年10月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在長夜堆積寂寂黑暗
誰故意將情緒煽燃
迷夢的野地裏,我們無言對坐
互相拋擲弧狀的心事,靜候
星風撫摩天體微明的顫抖

萬有恆以引力相繫
心事交擊的瞬間,我確實聽見
大地脈動漸漸,也看到了
破土四溢的光線

寂靜迅速自四週退卻
我們展開肢體,交換眉睫
擁抱亮光橫流的世界
讓血液不安流竄
讓宇宙滅絕,唯留天蠍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驀然體悟到天色存在的秘密
像風無主地前進
在都會灰白高大的建築之間
車塵撲落的噪音,像極
隔世送行的哀樂奏鳴

白晝悍然鋪展,夜來
不知何時換卸衣妝
啊這般天色,我寧願
默默築起人間鋼牢的牆

築起鋼牢的牆
甚至不必考慮門戶與採光
因為車塵撲落噪音
情感的風只能無主地前進
灰黯的天色不知何時降臨……

——1984年10月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作家告別那天,我正好
坐在清晨的馬桶上看報
她擺著十年前的姿態
側身向我微笑
像極了年少那段戀愛
熟不透黃了肉皮乾皺的詩情
顏色青青

女作家要去流浪那天
我胃中宿醉的挫折突然亢奮
躍水逐波流去,留下我
繼續遺忘舊事,繼續搜尋
分屍案中析離魂魄的肢體
穿插性愛暴力的事件
他媽的簡直就是
都市灰白叢林中最寫實的游擊片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