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兩地書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網友問我,怪喀eZo_eRa的暱稱怎麼來的,有什麼涵義?

 

說真的,我並知道得頂真切,也不曾問過他本人。他給我的信,信首總有「eZo_eRa一若年代」然後是電子信箱,我只猜這「eZo_eRa」應該是「一若年代」的英文,也許是「一若(一切就像)年代(這個年代的林林總總)」,或者是「一(一個)若(年輕—日語)年(歲月)代(的世代)」,或者還有其他的解讀也不一定。

 

網路虛擬世界就是這個樣,隨便取個暱稱,高興怎麼取就怎麼取,真正的涵義大約只有本人知道。不管如何,暱稱是虛擬世界的代名詞,但我連噗的兩地書卻是如假包換的「實體」,故事也是真的。我連他文章標點符號的特殊習慣都刻意保留,以力求存真呢!

 

話說,我給eZo_eRa的回信裡,提到1996年的中國經驗,也對北京當局逮捕艾未未,敏感到是中國對網路管制的殺雞儆猴。艾未未被聲援者視為所謂的「維權人士」,我以藝術行銷的觀點來看,艾未未進行的是一件「行為藝術」,把網路工具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境地,他挑戰北京當局,本質上是藝術,也是行銷的手法。

 

信裡我也提到,在我們的文明世界,網路族引用資訊,必定在文章標註出處也加上連結。eZo_eRa有感而發,台灣過去也經歷過「海盜」得野蠻期,而現在中國的野蠻被稱為「山寨」。他隨即比較了兩邊兩國的科技從業人員,想起自己的老爸當年如果沒有隨著國民黨跑到台灣,他會不會跟現在遇到的中國人一個樣…

 

------------------------------------------------------------

第三封

------------------------------------------------------------

2011年4月9日下午8:07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eZo_eRa受人之託忠人之命,可也算是妹婿公司的「台勞」。空降部隊難當,他老兄為了鞏固老妹的婚姻,刻意在妹婿周邊「築起一道道防火牆」,為此,憑著會寫一些程式,力戰「衣不蔽體的妖精」(妹婿秘書)。他對中國勞工有了更近身的觀察,結論是,中國大陸大部分的「老百姓」還是純樸可愛,他們認定「台勞」比他們闊綽,也對eZo_eRa比他們「精通」中共當局高層的動態難以置信,殊不知eZo_eRa常常以他高超的網路技術,「翻牆」突破中國當局的IP封鎖網,遊走網路世界……
 
------------------------------------------------------------
第五封
------------------------------------------------------------
2011年4月10日下午12:36
 
宏明兄,
 
吾更哝刚( 我跟你讲 ):僅僅十年之間, 上海人已經被高樓大廈的 "混泥土漿" 灌醉凝固, 不可自拔自大傲慢 "發酵膨脹" 得緊呢. 吳祥輝寫北京人瞧不起上海人( 也許北京反而不若上海自大, 只是受不了上海的過度自我膨脹, 相對於上海 "稍能體恤" 其他外省內地  ), 上海人則瞧不起全國任何外省人( 以 "高樓" 丈量萬物為度量衡, 想到自家 "頂天立地" 凌霄樓閣~ 半夜內急瞇眼半醒都會微笑 ).
 
我住在深圳特區的龍華鎮( 鄰近郭台銘的富士康~ 地球上規模最大的代工廠 ). 深圳又是別有洞天的大怪物, 集散全國最大量的遙遠外省內地人( 敝公司就有東北黑龍江人~ 春節放假至少二週, 才能合乎起碼人性需求 ). 寄居深圳的外省內地人概分打工 & 行乞, 二路強烈對比的專業 vs 無業大軍( 在此省略惡名昭彰 "嫖客天堂" 東莞, 細皮嫩肉的好吃懶做二奶特種部隊 ).
 
敝公司的女娃文員也有覬覦妹婿的( 更換也沒用~ 台語諺語: 汆尿的換洩屎的 ), 赴陸工作外籍男士最好先結紮斷根, 否則容易製造 "無窮後患" 百子千孫( 忍辱負重以資助台灣少子化嗎? ). 連台灣來的女流不入流之輩, 也一樣有強壯威武 "解放軍" 賞識( 他們無法透視我深愛台灣, 我能言善道擅長瞎掰, 對大陸高層近況比他們 "精通"~ 能讓他們難以置信驚叫: 連 "大連建設+重慶打黑" 英雄, 薄熙來的來龍去脈, 你怎麼都知道得比我們多!! )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報社關門那年,想說實體報紙已經窮途末路,網路行銷總要懂一些技術,於是去報名資訊補習班,苦學資料庫程式設計。 

 

全班多是年輕小伙子,平均年齡三十歲吧,我已五十三,最老。在課堂中認識了一個怪喀,只小我兩歲,第二老,台灣話講「同緣矣」(同一個世代)。這同緣,師大化學系畢業,做過生意,也在資訊補習班當過導師、教過課,為了學資料庫程式設計,報了名和我成為同學。

 

物以類聚,班上我就只和他談得比較來,交換了很多生命中寶貴的經驗。 他告訴我,他老爸是芋頭,老媽是蕃薯。老爸以前從事情報工作,算是特務,看過很多怪事,來台以後為了積陰德就辭去工作,大隱於市,當個平民百姓。

 

同學很多是為了考證照,好謀職;怪喀同緣,學程式設計不全為謀生,好像只為了好玩。說的也是,五十幾就要退休了,也不是沒錢。他玩網路玩得很凶,也用java寫些有趣的動畫,有自己的blog(他總稱為「曝露格」),版名很特別:《m ^ ^ m 計算紙「圭立及~尸非子」寫字簿》。他關注的事件很多面,用「eZo_eRa一若年代」的暱稱po文,筆調像雜文,諷刺潑辣,別有深意。

 

程式設計學完,大家各分西東,email偶而通通,直到最近,他看到我寫〈遠藤未希的廣播塔〉,寫信希望轉貼。那篇文章引用了日本每日新聞的災害照片,我提醒註明出處。他回信,我才知道,一年前他受親妹之託,前往中國幫助深圳經商的妹婿,處理公司的資訊相關事務。他妹妹不像犀利人妻,老公的秘書就將變成小三,陷入混亂當中。他無法袖手旁觀,只好「拖老命」蹘下去。maiil裡他告訴我,中國互聯網上不了臉書,IP被封鎖了,談起在中國將近一年的際遇,牢騷一發不可收拾。經過他的同意,下面我轉貼幾封我們的兩地書,與網友分享eZo_eRa的中國經驗。

 

------------------------------------------------------------

第一封

------------------------------------------------------------

2011年4月8日下午11:47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