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宏明

Iwan Kainu是泰雅族紋面Yaki(泰雅族語「奶奶」)僅存的三人之一,她的額紋和V型頰紋顏色很深,頰紋寬約4公分;上緣的四條細線,從兩邊耳朵往前斜斜延伸,到鼻翼交會在上唇正中;下緣的四條細線則斜降到下唇下方約2公分,上下緣細線之間另一組平行的細線,做出完美比例的分隔,其中有交叉的線紋;鼻子下方留出的倒三角形皮膚原色,十分秀氣。P10807242

 
身份證記載民國6年出生的Iwan Kainu,漢名簡玉英,她兒子說,日治時期戶口登記時有錯誤,她實際的年齡應該加十歲。泰雅族的紋面文化,是該族Gaga(祖訓)與族群認同的表徵,是一生必經的生命禮俗。女子必須遵守祖訓,有純熟的織布技能,才能紋上代表成熟的面紋。女子如果沒有守身如玉,紋面前必須先向祖靈懺悔,否則紋面失敗,整個臉會潰爛,變得很醜。紋面是一件大事,社會階級較高的家庭尤其重視,不惜代價聘請有名的紋面師來為女兒紋面。

Iwan Kainu是象鼻Mabihau部落的公主,五、六歲時先刺額紋,到了十二歲才刺頰紋。她的父親以小米糕、猪肉、酒和一些日本錢作為酬禮,為她紋面。她是該部落最後一批紋面的女子,此後因日本殖民政府全面沒收紋面工具,只有極少數的泰雅族人偷偷紋面。
P10807251
Iwan Kainu是在她奶奶的陪同下,躺在她家穀倉下紋面。先描出紋路,用鋼針拍打,刺破皮膚表層,再用ilox(松煙灰)塗抹讓傷口結痂。紋面很痛,但是她說,想到紋面後變漂亮,會有人到家裡求婚,就忍了下來。

果然紋面後,Madabalai部落的頭目家就來提親。Madabalai比較靠近大湖,是一個原住民與客家漢人混居的地方,意即平坦肥沃之地。日治時代改名為高熊峠,也就是今天的大興部落。
P1080723-1
象鼻部落頭目公主,嫁到大興部落頭目家,門當戶對。Iwan Kainu為夫家生了二子五女,可惜夭折了一個女兒。夫家擁有廣闊的土地和山林,她辛苦地持家,幫忙農務,即使到了八、九十歲還是習慣天天到自家的田園工作,竹筍、李子、薑、韭菜、山茼蒿,都在細心照料下有不錯的收成。

少女時Iwan Kainu跟族人學織布,嫁到大興後經常為家人織布,後來眼睛不好無法「挑線」,就不織了。她沒有什麼嗜好,閒暇時喜歡看電視,尤其愛看日本的摔角節目,對早年的日本摔角選手馬場、豬木這些人很熟。可是後來耳朵重聽,就很少看電視。

她的一個兒子原在軍隊服務,中校退伍後回到部落,繼承頭目,努力推廣泰雅族傳統文化,經營瑪達法籟露營區。Iwan Kainu謙虛地說,自己沒讀過書,一生平凡。經常有遊客去探望她,找她拍照留念,她從不拒絕,總親切招待;雖然對紋面和Gaga文化無法說出一套道理,但紋面老人受到重視,令她十分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MTieu 的頭像
HMTieu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黃淑純
  • 一段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