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部落的國寶Yawi Noming

文/蔡宏明

♦這是2011年6月7日與攝影家潘小俠一起到天狗部落採訪Yawi Noming的文章。2013年7月15日,這位泰雅族最後的紋面老人,在台中榮總病逝。我有幸在他暮年,聽他親口講述動人的故事…

Yawi Noming的上額和下巴,各紋了一道約兩個指幅長度的刺青,就在臉部正中,和鼻樑垂直對齊。那是泰雅族男子的紋面,只有在戰場上或狩獵時表現英勇的人,才有資格紋上的「榮耀與責任」的標記。儘管歲月在他百歲鬆弛的皮膚刻畫了不少深深的皺紋,卻掩不住這兩道面紋的光輝。

259218_235332116483435_3164631_o

圖片說明:他是部落裡二戰期間「高砂義勇隊」唯一的倖存者,如今他也是現存泰雅族紋面老人中唯一的Yatas(爺爺)。(攝影/蔡宏明)

Yawi Noming的身份證,記載著他的漢名「高天生」,民國10年出生;但當年日治時期登記的原住民戶籍很多出錯,部落的人說,Yawi Noming應該有一百歲了。他是部落裡二戰期間「高砂義勇隊」唯一的倖存者,如今他也是現存泰雅族紋面老人中唯一的Yatas(爺爺)。最近幾年,泰雅族紋面文化受到重視,許多研究者翻山越嶺,深入到泰安鄉梅園村的天狗部落來訪問他,把他當成國寶。


紋面是泰雅族的Gaga(傳統祖訓),族人相信必須紋面,將來往生了才能通過「彩虹橋」回到祖靈的懷抱。日本政府在1913年(民國2年),明文禁止泰雅族人紋面,凡是紋面就不准上學讀書。但Yawi Noming的父親為了遵守Gaga,在他16歲的時候,準備了豐厚的禮物,聘請士林部落的紋面師,躲到深山的一處工寮偷偷紋面。


紋面的工具有四根針,固定在木頭上。先用二葉松枝燻燒一個鍋底,從鍋底取得松灰,在上額及下巴畫出要刺青的部位,再用針敲在皮膚上。敲刺之後把松灰抹在皮膚上,傷口結痂後就形成刺青圖案。Yawi Noming說,紋面時很痛,紋後就紅腫,休息了大約20天傷口才癒合,從此這兩道面紋就跟了他一輩子。
他22歲結婚,結婚還不到兩個月,就被日本政府徵召,加入「高砂義勇隊」,到南洋打仗。高砂義勇隊很勇猛,和盟軍作戰時,日本人總讓他們打前鋒,面對高頭大馬的西洋人。有一次兩三個月沒飯吃,Yawi Noming只能靠喝椰子水度日。又有一次,他在搬運砲彈的任務中,右手肘折斷了,戰地沒有醫生,只能用木片固定,讓傷口自癒,而留下了一處傷痕。


日本戰敗後,他們坐美軍軍艦回到台灣,回部落的道路在戰爭中被炸毀了,只能從大湖步行回家。部落裡一起出征的有四個,只剩下他一人回來,其他全部不幸陣亡。亡者的親屬向他打探親人消息,他不忍告知實情,只騙說其他人要慢一些才能回到部落。

258742_235331269816853_7271561_o

圖片說明:與Yawi Noming(中)和他的媳婦Diwas(左,漢名鍾招英)一起合影,Diwas也是泰雅族人,沒有泰雅族傳統紋面,卻有現代的紋眉刺青。(攝影/蔡宏明)

Yawi Noming和太太感情很好,他們一共生了12個小孩,可是以前醫療極不發達,夭折了8個。光復以後,夫妻兩個靠山吃山,種植桂竹、山芋、野菜,度過了戰後物資缺乏的艱苦歲月。以前住竹造的房子,現在已改建成鋼筋水泥。喜歡喝酒的他說,喝酒會健康、長壽。他的一個子女比他早離開人世,目前只剩下二子一女,其中一個孫子還在泰安鄉中興派出所當警察。他說,他們那一代的泰雅族人都是這樣苦過來的,子孫們也要努力工作,改善環境。

 
他的太太也紋面,已去世。目前泰雅族紋面老人除了他,就只剩下另外三位Yaki(奶奶)。以前漢人因為不瞭解,紋面被視為「未開化」,現在時代進步了,Yawi Noming大大地喝下一口高粱酒,豪氣萬千地說,他是天狗部落的泰雅族勇士,是國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MTieu 的頭像
HMTieu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