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林阿却五代同堂享天倫

文/蔡宏明

吳林阿却是1909年(民前二年)生的,用台灣人的算法已經103歲。她活過日本人統治、戰爭、國民政府來台、戰後從窮困走向繁榮的每一個年代。她是典型的台灣傳統農家婦女:順天認命,像田埂間生命力旺盛的草本植物,堅忍而平凡地努力生活。日昇日落,冬去春來,她為務農的丈夫煮飯、養兒育女、幫忙農務,等子女成年了,為他們嫁娶,傳宗接代,繁衍子孫。
吳林阿卻04-1

圖片說明:103歲的吳林阿卻還能單憑左眼穿針引線,訪客相機鏡頭還沒對好焦,沾著口水的線頭已經穿過狹小的針孔。(攝影/蔡宏明)

她經常和子女談起她年輕的「日本時代」窮困的生活,五歲死了父親,九歲死了母親,孤苦伶仃的她只能投靠親戚,一家住過一家,直到出嫁的大姊得到婆家的同意,將她收留。她很認命也很乖巧,十歲左右就學會分擔農家的工作,有長輩出去拾材,身材瘦小的她也能挑起沈重的材薪,鄰居看到了一邊稱讚,一邊不捨。

快二十歲她才從壯圍嫁到辛仔罕(今天的宜蘭新生里)吳家,丈夫吳金枝也是老實的莊稼漢,夫妻鶼鰈情深,生下了五男五女。轉眼間,過了七十幾年,共繁衍子孫190人。如今她和子孫五代同堂住在宜蘭七張仔,兒子們合建的兩層樓透天厝,五棟連在一起,輪流奉養,同享天倫之樂。
吳林阿卻01-1

圖片說明:吳林阿卻和子孫五代同堂,住在宜蘭七張仔。兒子們合建的兩層樓透天厝,五棟連在一起,輪流奉養,同享天倫之樂。(攝影/蔡宏明)

37歲那年,吳林阿却站在自家門口,看著男人們整理門前稻埕邊界的觀音竹圍籬,突然覺得右眼不舒服,不到一天右眼開始像針刺般疼痛。家人帶她去看醫生,疼痛依然,病情反而加劇,發炎的眼珠子幾乎要掉下來。後來家人扶乩問神,神明說是整理圍籬時,沒看時辰又沒擲茭請示,犯了沖煞。經過乩童畫符安宅,眼疾終於痊癒,但從此吳林阿却右眼就失明了。到了老年,眼球萎縮,遂凹了一個陷。

雖然僅剩一隻眼睛,吳林阿却照舊操持家務,毫不假手他人。為家人縫補衣褲時,也能輕易穿針引線。即使到了103歲,她的左眼視力還是很好,很高興地為訪客演示絕活。訪客相機鏡頭還沒對好焦,沾著口水的線頭已經穿過狹小的針孔,令人驚異。

她的生命力很旺盛,不曾有過大的病痛。偶而感冒,兒子要帶她去看醫生,她總說自己很好,沒什麼大不了。拗不過子女的請求,去看醫生,只要打一針鹽水針,身體很快就復原。

兒女成年,生活改善以後,總要買些零食孝敬她,問她想吃什麼,她總是說,吃得下米飯最好。已經103歲的她,住在二樓,每天爬上爬下,當成運動。一天三餐吃稍稠的米粥,特別喜歡配佐蒜清蒸皇帝魚、醃蘿蔔乾、豆腐乳。喜歡重口味,媳婦煮菜時少放了鹽,她會講話。媳婦勸說,應該少吃鹽。她反駁,說她還不是這樣活到一百歲!

時序要跨入2011年(民國100年)時,宜蘭市舉辦「宜蘭久久、活力勁百」跨年活動,吳林阿却應邀與許多不認識的年輕歌手同台,她成為活動的代言人,在記者會中開心地講話。長命百歲的她,原本可能默默平凡過一生,一定沒想過,有一天地方父母官會登門拜訪,媒體記者尾隨採訪,絡繹於途。健康、長壽,為她原本平靜的生活帶來一些輕微的騷動,也綻開歡樂的花朵。

【後記】本文為2011年4月22日於宜蘭市七張路採訪吳林阿卻後所寫。採訪前幾個月,老人家在家曾經不慎跌倒,腰骨還沒康復,無法在椅子上久坐,但精神還不錯;只是攝影家劉振祥為她拍照時,需要她兒子幫忙扶起坐在沙發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MTieu 的頭像
HMTieu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