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天洛 
梁雲迎父骨12   

              【第一幕】
           國破山河在 ● 城春草木深

          匪軍不斷渡江 清明時節雨,紛紛
        船艦鬼魅幢幢結群 結伴潑灑油漆,用力拉倒
     燐火漂游浮動,總是突然 校園偉人的銅像
  爆出巨響,黑浪上交織紅色火網 
      來不及告別的鄰兵哀嚎 遠方有人唱著:
            斷肢殘缺 別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機槍達達達呼救 我不在那裡,沒沈睡
       等候部隊撤退的號令 我化為千風,千縷微風翱翔
         火光乍亮,驀然 在無限寬廣的天際
              驚醒 
                 亂葬崗的小徑,荒草
        竹籬笆上朱槿火紅 蔓蔓斷在揮砍的鐮刀上
    春風中擺蕩遙遠故鄉的小調 磚頭大的墓碑斜插在荒土裡
          清明近在床前 刻著:民國某年某月某日
      爹娘的荒墳,遠在天邊 某某某之墓
       熟悉的山歌斷斷續續 沒有子孫立碑,沒有堂號
         夾著思鄉的雜音 一碑又一碑,滿山插著
                 間隔哀冤的距離
       夢中無法迴避的驚恐 一悲又一悲,這些魂斷馬場町
         跨不過歲月年年 埋葬荒蕪禁忌
    跨不過:一年準備兩年反攻 恐怖白色歷史的英靈
       三掃蕩五成功的諾言 
       天可憐見,偉大領袖 線香紙錢的灰燼,隨著歌聲
            抑鬱而終 飛入藍色的天空

        灰藍草綠卡其軍服 藍空下,年輕學生爬上
           單人床床頭 銅像台座張貼標語:
           折疊枕藉的 萬惡屠夫!
            血淚辛酸 滾出校園!   

              【第二幕】             
           感時花濺淚 ● 恨別鳥驚心

          一二三到台灣 電視記者報導:抗議學生
      計程車掛著榮民的標記 昨夜翻牆進入立法院
     手臂刺著青色恥辱的盟誓 佔據議事堂,封閉所有門窗
從蘭州到北平四里路,車資一百零五 準備長期對抗,今天早晨
                 聲援群眾送進向日葵
         台灣有個阿里山 大聲呼叫:太陽花萬歲!
          故鄉平野無涯 
  金黃麥浪是心底無法船渡的大海 他們用電波傳遞訊息
     老鄉從金華上車要到廣州 一種可以解讀的符碼
    艋舺小巷裡開滿山花,站著 抗議挖土機碾壓結穗的秋稻
         等待慰藉的鄉愁 昨天拆民屋,今天拆政府
                 
        阿里山上,有大樹 他們用電波傳遞真相
         我們明年回大陸 超越族群國度的符碼
          在異鄉的城市 在虛擬之國,發號
      把著沒有歸途的方向盤 到現實的街頭集結
    從一個省分開到另一個省分 一起批判不公不義
         隨著乘客的指引 上民主的課
         迷失在江南江北 
            塞外邊陲 天色微明,街角
                 鎮暴車強力水柱射向群眾
    但收音機反覆熟悉的流水板 齊眉棍在亂中揮打
          我可比那四郎 電視裡不停重播:
      思老母不由兒肝腸痛斷 黑色的血從額頭,摀住的掌指間
      想老娘不由人珠淚不乾 流淌而下

              【第三幕】
           烽火連三月 ● 家書抵萬金

         紅包場小調微醺 賭盤對賭選戰輸贏
       裝滿失去青春的高粱 城裡到處出沒
   暗自愛戀高叉旗袍魅惑的眼波 藍人綠人橘人黃人咖啡人
            就像昨夜 據說還有
   被窩裡偷偷收聽遙遠秘密電台 非藍非綠非菊非黃,也不是
         隔海尋人的召喚 咖啡那種顏色的
                 白色力量
     十年二十年寄不出的家書 
         是我通敵的罪證 耳語喧騰連三月
        手臂刺青永不褪色 漫射的訊號
           殺朱的豪情 掛滿臉譜的網頁
           拔毛的義氣 不停連線整軍

      原來是監控行動的標記 攻下翻轉時局的灘頭
                 淪陷了首都
          念你參戰受傷 
            思親可憫 誰讓革命不流血?
     酌予減刑,判處感訓三年 分不清今夕何夕
           期幡然悔悟 分不清黑白
            報效家國 藍綠,只有無以為繼
                 艱難的生計
       有國沒有家,回不去 
           護不了的家 我是台灣人
            無力報國 我是中國人
     我只是一個渺小失去部隊 我不是中國人
           惶惶度日的 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
              老兵 我是人

              【第四幕】
           白頭搔更短 ● 渾欲不勝簪

            那天終於 沒有人告訴我
       回到離別四十年的家 我來自何處
     初春的山河不如夢中熟悉 
       陌生般羞澀,老哥哥 在無盡的徬徨裡
        帶我越過荒郊凍土 膽怯的歲月也是一種
     爹娘墳前跪下不孝的冰淚 快樂,無知的
                 確幸
       返鄉沒有衣錦,幸好 
        隨身三大件五小件 亂葬崗出土的故事
 件件發光發熱,箭箭穿透鄉親的心 風一般千縷
         解凍溫情,忘卻 拂過雲端,吹遍世網
           流離的傷痛 壯烈擊鼓,激鬥抗爭的勇氣
                 
     熟悉的鄉愁在歌聲中飄逝 舊城,拆除斑駁記憶
        故鄉如異鄉,海角 新都,糾結財團的暴利
         勞碌一生的身家 關廠工人對抗官場公人
   飛散在海峽告急濟貧的風聲中 為了生計走上街頭
     唯一的黃昏之戀,遺失的 為了尊嚴走上街頭
            純情盡落 從來不曾
   年輕女匪,她媽的共匪,彀中 為了自由走上街頭
                 
     昨夜又夢見,開著計程車 你是誰?你要往哪裡去?
     穿越匪軍砲火交織的夜空 當工人失去工作
       在亞熱帶海島的春天 當榮民老病無依
         吹著舒爽的涼風 當正義失去意義
      舒爽而忘記按下計價表 當時序亂了運轉
           忘記問乘客 當土地不再生息
        是否從廣州到涼州 請問,你要往哪裡去?

創作者介紹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