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重返綠島」活動回來後,在臉書分享過的圖文故事,許多被淹沒在資訊大海,這兩則很值得重貼在《遺忘錄》。
---2017年9月24日

【谷正文的「小奴才」】

887
谷正文指揮偵辦「鹿窟武裝基地案」時,陳久雄(見圖,現在已經是75歲的老人)還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被當成罪犯被抓到保密局接受「感化」。谷正文把陳久雄當成「小奴才」,要他幫忙做家事,要隨喚隨到。陳久雄說,不只是他被谷正文奴役,好幾個鹿窟小孩和婦女,也要在他家作雜役,包括煮飯、燒菜、養狗、養雞、養魚、養蜜蜂。陳久雄就經常幫谷正文「載狗」到長安西路,給買主、收錢。陳久雄並沒有經過正式判決,就被關(限制自由)直到18歲,他長大了就偷偷逃離谷正文的住宅。2012年11月4日中午,我們在富岡漁港等綠島船班時,陳久雄從他的皮夾拿出一張他在保密局時的照片。我把他拍了下來。
那一天從綠島回來,在船上,隨隊記錄影像的洪隆邦導演告訴我,這一次訪問了陳久雄,感覺很特別。因為以前只有在歷史劇中才會看到犯人被當成奴隸的故事,也曾聽說過谷正文奴役鹿窟案幼童的故事,沒想到這一次傳說中的主角就出現在眼前,而且接受訪問,回憶的故事真的就像以前我們聽來的一樣。

     

【打聽被槍決的父親周植】

889
周志光(見圖,右,現年65歲)五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周植就因涉「鹿窟武裝基地案」被槍決。台灣很多調查或記述鹿窟案的書,都遺漏了周植,讓周志光產生疑惑。長久以來,他不斷向受難前輩打聽自己父親的故事,卻只有三位受難前輩見過他父親。這三位,一位是二二八事件期間曾在台灣擔任過《人民導報》、《民報》、《中外日報》記者的周青(本名周傳枝);第二位是徐懋德,還有就是這兩天在「重返綠島」的活動中邂逅的陳久雄。他曾經在北京拜訪周青,瞭解父親的故事,如今周青已不在人世。後來他在天津遇到徐懋德,聽到很多他父親周植的故事。當時已經91歲的徐懋德告訴他,當年他從澳門要到台灣需要保人,蔡孝乾告訴他找周植。所以徐懋德曾經到過周植在羅斯福路經營的「銘和號」營造。
這次「重返綠島」活動,周志光遇見在鹿窟長大的陳久雄(見圖,左),陳久雄說,他認識周植。因為陳久雄後來被谷正文「綁」在保密局當雜役。周植那時就關在保密局裡。陳久雄說,被關的人犯是編號的,他原本不認識周植,後來因為周植的家人送食物進牢房,包裹上寫了周植的名字,他才知道周植的姓名。
周植經營營造,館前路的合作金庫大樓就是他營造的。他資助中共的地下黨,1952年被捕,直到1955年才被槍決,可見特務想從他口中得到更多地下黨的情報。周治光說,周植被槍斃後,姑媽(周植的妹妹)去收屍,發現周植十根手指頭的指甲都因為刑求被特務拔光了。周治光回憶,他那時很小,在極樂殯儀館看到父親遺體時,只穿著一條短褲,胸膛尚有兩處塞著棉花的彈孔,臉部表情極為祥和,不像一旁其他受難者有扭曲的面容。周治光說,父親一定走得很心安理得,為了自己的理想而犧牲,也沒出賣同志。

創作者介紹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