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3 Sat 2010 22:46
  • 旅程

最後,我們旅行到宇宙邊緣
反眺沿途爭吵而遺落的星座
銀河緩緩,自足邊流過
星光困頓閃爍
宇宙海中漂浮著微弱光熱,彷彿
為是非恩怨的地球
一再被曲解終致晦昧的愛
含羞

我聽見恆星雷般訕笑
向我們面臨的浩瀚與猜忌
訕笑,當星座崩離
流言將倏地散射,一如節慶夜空
開屏閃逝的火花
悔恨將匆匆掠過
衰亡再三侵擾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Sat 2010 22:44
  • 三旬

   ——久經憂患的愛
     千噚冰山下翻騰
     猶欲以疲乏的心跳
     鼓動血脈,示威……

所以年過三旬
便不宜情詩了,不宜
不宜再江湖居家
取青山為柴
用陽光取火
所有的夢幻為妳,燃起
熾情烈烈的歌

因為三旬,無非
大勢已去塵埃
落定,一如年少激情
更易浮幻虛名,無非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Sat 2010 22:43
  • 書法

詩/天洛

你要我教你書法
我只能把心攤成一張紙
用三十歲的心智
與你一同溫習
愛字

和著你的淚
我用行將乾裂的情感
緩緩在時間的硯池中
研磨沾筆的汁液
翻開各種碑帖
提醒你心手合一
運筆點劃與
布局

淚多墨就淡了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戰事

……那瀕死的孤軍按著腰間僅剩的短銃,用
疲憊的目光撫摸過滿佈破繭的足,想

退據前夕
東城外郊突然亮起的一枚照明彈,蒼白的光
芒就緊緊的貼在阿母中傷后的臉上。稍緩。
騷動的驚悸便隨著逃亡的人潮流竄過一串串
褊狹的胡同。據說,將軍便是在滾滾的騷動
中,讓一顆熱燙燙的子彈自額間穴道取去英
名一世。萬山便易成了澎湃的浪河,自東市
,自南市,西市或北市,舌捲了笙歌酒旗…

驀然!

一聲聲急揚的吶喊就被周遭的草木替代了,
除了氾濫著洪水的夢,星星自是星星,涼露
自是涼露,急勁的風自是,急勁的,風。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Sat 2010 22:38
  • 牙月

——這不是我昔日自殺的那柄匕首嗎?

他,總用蒼虺的步伐追逐我,體溫冰涼的纏住,在
我指縫間脫掉的髮截,流過黑暗殘涼的餘音。羶腥
的草縫裏,我聽見他勻勻的呼吸,勻勻跳躍,勻勻
的顫抖。

自從他萬丈的白髮留在我睡去的枕邊,繾绻薄弱的
意志就夜夜把風搖落。離家萬里情深的漂泊在我左
方三寸黝黑的臂彎,爬著蟲蛆們退化的足跡。始終
,把冷冷的笑燃醒,我在腰間愴惶地尋出一支鏽死
的鋼釘,瞄準他削瘦的臉龐揮去。始終,
碎裂!

離家。十年了吧。滿絡的鬍鬚早已風華,他還是冷
冷笑著。冷冷冷冷笑著十分憂鬱的鄉愁。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虛飄零的季節
     總想起被人扼殺的無數子裔
     唉,我是無子花


1.
斷斷落落的雲開始接吻
輕漫揉成一條甬道
兩山掙扎地
把眼瞼睜過日陽的柔撫
一條長型拉鍊就此分開
啣住遠方的雲氣
雁行,焦慮將翅膀撥成
起落的小山
飛去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起始,妳便啞然
     以靜默的眼神教我言語
     讓我領略
     色相烏有的要義



六月十五日,午後急雨

但我已忘記孟夏
雨聲匆匆行過市街
冷氣房中,我們對坐討論
季節如何被一再整型
冷媒如何在壓縮機運轉下
變化能量,「凡此種種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