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2-044-2-1a  

詩/天洛

為了去看妳
我帶著一束妳喜愛的カーネーション
在斑白的中年染上深栗褐的青春
對著鏡子仔細梳攏
對妳的思念

像昨夜夢裡的春風
妳為我在エプロン別上
手帕和名牌
輕聲叫著我的小名,叮嚀
唱遊課要乖,不可頑皮搗蛋
幼稚園的娃娃車還沒到
風琴聲飄過,我用北京語唱著
妳聽不懂的兒歌

我總裝作稚嫩,不願分離
牽著妳的衣角站在路邊
看噴水池跳躍著歲月的水珠
陽光下圓環流轉的車影
妳還是唱著:ももたろぅさん、
ももたろぅさん…
妳為我縫製的ワイシャツ很白
妳擦抹ポンズ的臉很香
妳打著節拍的手
沒有縐紋的微笑很慈祥
新セット的髮很健康

這次換我帶妳去水邊
踩過荷田細細的綠萍
沿著水圳堤岸回到快樂的家園
我會撥開含羞草,努力為妳
尋找路邊甜美的スケコ
我用腳踏車載妳
乘著風,去妳最後的極樂園

妳看到我深栗褐的青春了嗎?
鏡中染梳攏過對妳斑白的思念
遺失的往事不斷在夢裡,回來
陪妳無恙生活,陪我
度過這一季
思親的季節

後記:母親辭世已經三年,常常夢見她來看我,不再失智,沒有病痛,老去時銀白的頭髮,變得烏黑亮麗,就是我童年的模樣。我讀幼稚園時,有很多母親常用的詞彙,我長大後才知道那是日語。思念母親,她昔日常唱的「桃太郎」童謠,不停在耳邊縈繞。
2011年5月7日母親節前夕

註:カーネーション(康乃馨)、エプロン(幼稚園學童圍兜)、ももたろぅさん(日本童謠「桃太郎」開頭兩句)、ワイシャツ(白襯衫)、ポンズ(美國產面霜現今品牌名稱為「龐氏」)、セット(做頭髮)、スケコ(溪邊草地的一種野生果,味道甜甜的)。我幼稚園讀讀嘉義市立吳鳳幼稚園,在「桃仔尾」的中央噴水池附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MTieu 的頭像
HMTieu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羅烱烜
  • 老家在吳鳳幼稚園的正對面,隔條中山路兩岸觀望,今天才明白,原來那地方叫桃仔尾。小時後,常跟隔壁的士官長老李帶把空氣槍到吳鳳幼稚園打鞦韆,然後跑給工友追。都是童年往事了。人年紀越大,原本褪色斑駁的塵封過往,卻莫名的鮮豔起來。
  • HMTieu
  • 母親是不懂北京話的,我聽過她唯一會的就是叫我的學名(蔡義益),也不太標準。寫這首詩,一開始心裡有很多聲音,都是我小時候母親時經常使用的詞彙。那些詞彙我一直用到中年,比如「幼稚園」,除了講「國語」(北京話),才說「ㄧㄡˋ ㄓˋ ㄩㄢˊ」,否則一定講「ようち‐えん」,而不會用閩南語講「iù-tī-hn̂g」。
    原想用母語寫這詩,但台文漢字有些很冷僻,還是用北京話表達出思親之情,等有時間,再另外改用母語寫成母親聽得懂得的詩句。
    因為讀過吳鳳幼稚園,我在二十九歲的時候,和一位學美術的朋友結緣。此人小時候也讀吳鳳,成為兩人共同的「感情基礎」,然後寫的一卷的〈對話錄〉。生命中許多糾葛的感情,因為想念母親而發酵,將中年斑白的頭髮刻意染成深褐栗,成為一種思念的儀式。
  • 〈對話錄〉是我1983年的長詩,融入了愛情故事和藝術觀,以男女對話的形式鋪排。目前放在我的部落格《遺忘錄》裡。http://hmtieu.pixnet.net/blog/post/24985346

    HMTieu 於 2011/06/05 10:45 回覆

  • 米雅
  • "將中年斑白的頭髮刻意染成深褐栗,成為一種思念的儀式"
    就是這一句,某一天打開臉書,閃過了這段詞句,因為大樓檢查電源開關而隔天才匆匆找尋....記得有留言,但隔幾天竟然找不到這篇文章,說真的心中還真是有些遺憾><"
    寫文章的人在記憶和經歷裡面完成作品,閱讀的人欲同...思念母親的方式每個人都不同,相同的是那份牽情
    這篇文章看見你孩童的樣子,也看見令堂慈祥的微笑...還有更多
  • 米雅:
    我找出來你遺失的留言:

    染髮成為思念的儀式...
    看了標題 就覺得該先把心臟抓緊 別讓它輕易的顫抖
    果然還是止不住的悸動...
    那層層疊疊 絲絲深入髮根的染劑
    化作思念的儀式 深遠又莊重...無可取代
    5月13日 1:17 · 收回讚 · 4 人

    HMTieu 於 2011/06/04 00:15 回覆

  • 愛幻想的貓耳朵
  • 一直在潛水
    見到你這首詩
    忍不住上來跟你打聲招呼

    你好嗎

    我很好
  • 我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了。
    我很好,如果你用臉書應該可以知道我的近況。
    你用臉書吧?用臉書,會方便更多。
    (至少可以看到貓耳朵)

    HMTieu 於 2011/06/18 16: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