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談風趣的于溪村

文/蔡宏明

于溪村是個飽讀經書、健談又風趣的百歲人瑞。

除了臉上幾許歲月的黑斑,一隻眼睛輕微白內障以外,他的牙齒只掉了幾顆,耳朵還很靈光;最特別的是思考敏捷,跟他對話,他可以從一個話題迅速串連到另一個相關的話題,他那一百歲的腦子,彷彿某個角落擺了一台電腦,資料不斷連結,然後從喉嚨迸出宏亮的語句,偶而來個幽默的笑話,用開朗的笑聲來和你一起共鳴。

于溪村02-1B.jpg  
◆思考敏捷,話題不斷,政壇秘辛瞭若指掌的于溪村。(攝影/蔡宏明)

1911年出生在遼寧復縣的于溪村,是張學良原配于鳳至的堂弟。1931年就讀瀋陽師範專科學校時,發生九一八事變,于溪村沒畢業就跟著張學良離開家鄉。他遊遍大江南北,也到過日本、台灣(當時東北和台灣都是日本的殖民地),在不少知名的大學旁聽文史,往來多是當代聞名人物。他因而對民國人物、政壇秘辛瞭若指掌。

1947年,他剛到台灣就碰上二二八,朋友勸他小心保命,他說國民黨不敢對他怎樣,共產黨也還沒打過來,怕啥。他又回大陸,直到共產黨打過長江,1949年他往南逃到廣州,想渡海來台,沒有身份證明,一位在國民黨擔任要職的朋友,叫他放棄原本的青年黨黨籍,加入國民黨,終於獲准來台。蔣介石復行視事那年,他一度被當成匪諜扣押,後經親友奔走才得到釋放。他說,他不是共產黨,他是青幫,是青年黨,台灣的青年黨他就是其中一個。

于溪村04B.jpg  
◆于溪村原是青年黨,1949年逃難想渡海來台,沒有身份證明,只好加入國民黨,後來曾被當成「匪諜」調查。(攝影/蔡宏明)

于溪村來台後住在台中,先後在逢甲、省一中、省二中、明道、武陵教國文,一教三十年,直到1977年才退休。他教過的學生,出了很多傑出人物。喜歡批評政治的李敖,也是他的學生。

退休後的于溪村夫妻兩先住台北,後因獨子在桃園警界任職,又搬到桃園同住,1983年妻子過世後,他開始輪流到其他四個女兒家住。即使已經一百歲了,他依然自己一人搭飛機,在台灣、美東、美西、香港、大陸之間飛來飛去。他怕冷,每年九月底回台灣,過了冬又飛香港、大陸,夏天到了飛美國。他笑著說,他是候鳥。

于溪村說,現代人「吃喝嫖賭抽(抽煙)」把健康搞壞了,應該粗茶淡飯,少油多素。他對中醫、陰陽、穴道、指壓、搓揉等秘訣很有研究,自己也遵循養生之道,生活十分規律。每天早上睡到八點起床,先拍手三百下,舒展筋骨,然後散步到清溪公園裡的圖書館看書,十一點半回家吃飯,然後各處晃晃,拜訪朋友、聊天,或到文化局看畫展。每天晚上六點半吃過晚飯,就躺到床上看書,八點鐘起來洗澡,然後又躺回床上看書。就寢前,甩手一千下。每天吃十粒新鮮的生花生米,不煮、不炒、不炸的花生米。

于溪村05-1B.jpg  
◆于溪村畫畫、玩石頭,也刻印。一百歲了,還是每週兩天與藝友切磋。他以筆墨交流,卻用笑談成為大加的最愛。(攝影/蔡宏明)


于溪村小時候自己臨芥子園畫譜、歷代名帖,學生時期受名家周鐵衡啟蒙,習得齊白石簡筆墨趣,也玩石頭、刻印。回台住桃園時,每週兩天到三民里活動中心和「成功畫會」的藝友切磋。藝友說,于溪村的學識十分豐富,無所不談,但最喜歡談政治,他對政壇人物如數家珍,批判直言不諱,譬喻偶而令人發噱。于溪村在他們眼中,就是老頑童。他以筆墨交流,卻用笑談成為大家的最愛。

于溪村03-1B.jpg  

◆兒女分別住在台灣、美東、美西、香港、中國,一百歲的于溪村,獨自一人搭機,飛來飛去,他笑說「我是候鳥」。(攝影/蔡宏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MTieu 的頭像
HMTieu

遺忘錄

HMTi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